以琳自闭症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请写明注册原因,12小时内通过审核)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4531|回复: 188

十年孤独(6.18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31 17: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不幸的,因为我儿子是少儿孤独症患者。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儿子恢复得很好。   

——题记

  


  

2007年北京初秋的一个夜晚,因为白天咖啡,我睡在北京西三环边的一张床上,辗转反侧。思维习惯性地天马行空,忽地转到儿子生日这个问题上。似乎是一转眼间,小家伙就要过十岁的生日了。因为他的与众不同,从他降生到现在,我们做父母的如何带他长大,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说,想要写,一直没有付诸行动。今夜,与孩子十岁生日同时到来的一种冲动,让我下了动手的决心。

仿佛是天意。昨夜下了决心,今晨习惯地浏览电视时,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正播放重症孤独症患儿黄真来北京求治的节目。看罢节目,动手写作的信念更强了。我应该不仅把写作当成一种倾诉,或是保存记忆,而是要通过写作,与更多的人分享十年教育经历中的经验和教训,避免更多类似于黄真这样的患儿出现。

面对孤独症这样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我们做患儿家长的,对科技进步有着更多的期望。完整记录我儿子十年的成长,或许能给科技工作者一些宝贵的资料,如果能给解决这一难题做出贡献,当是我们全家之幸事。此外,孤独症患儿的成长,也需要有一个宽容和理解的社会环境。希望本文能被更多有爱心的读者看到,让我们的孩子有更广阔的生活空间。

至今,我的儿子还没有完全正常。和广大孤独症患儿的家长一样,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心中更多的是忧虑,这是我们所独有的:孩子越大,就越临近融入社会的难题,他将来能独立工作养活自己么,能娶妻生子么……

  

                                                                                       二〇〇七年九月六日

  

1

  

1997年11月的一天,孩子降生在区卫生院。

当时,我们夫妻在川北农村一个乡镇中心小学做教师。妻子怀孕前,已患上肺结核病三年多,还没能根治,出于她本身健康的考虑,我们一直没有要孩子。避孕失败后,妻子告诉我,不愿意再次流产了。女人做母亲的天性吧,再有,经过病痛的折磨,妻子对前途已不抱多大希望,她一直想给我生一个孩子。面对妻子的请求,我不能拒绝。经过咨询,县城里的医生告诉我,怀孕,对肺结核有一定抑制作用,只要停止吃抗结核的药物,婴儿不会受到影响。

这是当时我们能得到的最权威的咨询,年轻的我们都相信了,至今也不知道这一番医生的话是不是正确的。

就这样,妻子开始了幸福的怀孕十月。当时我们都二十四岁,在乡下,这已经算是晚育了。妻子多次暗示我,我们一直没有养孩子,我母亲在她面前骂过不下蛋的鸡。

我们小两口住在校园一角的两个屋子里。一个屋有窗,对着校园,放着妻子的几个嫁妆沙发,算是客厅。一个屋没有窗,有三道门,分别通向客厅,厨房和校园外,这是我们的卧室。厨房也没有窗,大白天都得开灯。这已经是学校里当时最好的宿舍了。母亲在老家独居,经常到我的小家来,一个来回也就二十分钟时间。父亲去世后,两个姐姐都出嫁了,她一个人生活,当时没有条件让她和我们一起住。她也不愿意来。

我天天忙于工作。当教导主任,管理二十多个班的教学工作,同时还担着二十多节的六年级数学课。我们小学六年级每年都要参加区里的质量统考排队,排队名次也就是全校的教学质量名次。我承担着全校教学质量的管理责任,同时也是六年级教学质量的直接责任人,压力非常大。为了保证质量,我连续教了七届的六年级数学课,直到我调离这所学校。

妻子的工作任务也不轻,一周也是近三十节课,幸好不是毕业班。好在住学校里面,没有上班下班的烦恼。学生一放学,老师们就抓紧宝贵的时间,打牌,散步,或者看电视。这是业余休息的主要方式。我不赞成妻子打牌,因为打牌动辄就会打到深夜,那样对她身体不好。我要她把休息时间都用在做饮食上,这样一来加强营养,二来可算是轻微体力运动,利于生产。

或许那医生的话有道理,妻子在这一年里身体恢复得不错,长胖了,结核症状也不见表现,感冒都没得过。她花了很多时间在饮食上,我也跟着享福,长胖了。眼看着她的小腹一天天隆起,有一天,妻子告诉我,小家伙在肚子里踢她。妻子说,如果哪一天没有感受到胎动,她会睡不着觉,睁着眼在床上等,一定要等到小家伙踢她了,这才能安然入睡。我们没有到医院做个B超什么的,就凭着妻子对胎动的感觉,认为小家伙在健康成长。年少无知。

我还是做了一些知识储备。专门买了一本育儿的书,关注了临产前的准备和临产状态是什么样的,让妻子自己动手备了些包裹新生儿的棉布片。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夜里,我正熟睡,妻子叫醒我,说肚子疼,还有其他一些症状。我朦胧着眼,翻开那本书看了看,冷静地告诉妻子,是临产的表现,不过离生产还早。我还叫她把准备好的棉布片拿出来,放在一边。当时大约是晚上两点过吧,要五点钟才有一趟去区上的大巴车。我安慰她争取睡一会,储备些体能。

把妻子扶上大巴车后,天还没有亮。母亲在老家,不可能半夜叫她来。即使来了,也不能陪着去,母亲坐上大巴车就晕。从学校出发前,我委托一位老师天亮后去另一个乡,通知我二姐到区医院来帮帮忙,当时不通电话。

妻子勇敢地一个人坐在大巴车上,我骑个摩托车走在大巴车前面。区乡间当时每天仅一辆大巴车跑一个来回,如果没有摩托车,来来回回的很不方便。大巴车开得慢,我也在前面慢慢走。它停下来,我也停下。妻子后来说,车上乘客都奇怪前面那个骑摩托的,人人不安,以为有坏人。她肚子疼,也懒得解释。

到达区医院时,天仍然没亮,我抱着妻子,等到医生上班,迅速入了病房。那年月没有抢时间生牛宝宝的,病房空。二姐也赶到了,她在这医院有熟人,办事方便得多。一切都到位了,妻子在病床上接受临产前的阵痛,如医生所说,阵痛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我在床上陪着她。我俩都是半夜醒的,这会是一沾床就困。妻子阵痛一发作,我们都醒了,我抱着她。慢慢地痛过了,我们又都睡了。睡了痛,痛了睡。事后我俩回忆到这儿,都笑对方怎么就那么能睡。
 楼主| 发表于 2008-5-31 17: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2中午一点左右吧,痛得再也不能睡...

2

中午一点左右吧,痛得再也不能睡了,妻子进了产房,我在一边拉着她的手,陪着她。关键时刻,我鼓励她,叫她老婆,到最后才觉得旁边的医生护士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也许叫得太肉麻了些,顾不得了。小家伙出来时,接生的医生首先说,是个儿子。我俩都长出一口气,总算生出来了。呵,绝对没有因为是个儿子,就特别地高兴的意思。

瞅了一眼小家伙,医生在清理脐带,医生说,脐带绕颈三圈,命真大啊。医生把他倒过来,拍了两下,不哭。医生奇怪,再拍,终于哭了,不过声音不大。几年后,在探讨孩子孤独症的成因时,我把这个情况说给专家,专家说这也不是致病原因。我问过另外的接生医生,她们说这种脐带绕颈的情况并不少见,孩子都正常。后来我侄儿媳在县城生孩子,据医生说,也有同样的情况。我就一直很关心他们的孩子,两三年过去了,现在好好的,什么异样也没有,真替他们高兴。

孩子包裹后,放到一边床上去了。这时我的注意力还在妻子身上,刚出生的孩子红红的,皮皱巴巴的,不好看。把妻子送回病房,我才记得吃午饭。或许饿了,或许放松了,我一个人就吃了一碗粉蒸肉。然后骑上摩托回家,给母亲报信,准备在医院一周的生活。

之后的几天,我每天在家和医院之间快乐地奔走。终于有一天,去床边看妻子时,妻子把挡在孩子脸上的被子拨开,露出他的小脸,经过几天的变化,小家伙变得可爱了,紧眯着眼,嘟着嘴,双手握拳抱在胸前,侧向妈妈的怀里,香甜地睡着。妻子也侧着身子,很显然,第一次有孩子在怀里睡觉,给了她母性的满足,侧着的姿势有些不舒服,她忍着。这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儿子的可爱。这感觉一直延续到十年后的现在,并且好象永远不会终止。无论什么时候我看到儿子,我都想把他抱在怀里,亲一下他可爱的脸蛋。显然妻子也为自己生产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儿子感到骄傲,爱怜地注视着怀里的宝贝。

这时遇到了一个难题,该给这小家伙取个什么名儿呢?医院要填出生医学证明,孩子必须得有个名字。事先我们不知道是男是女,也就没有想出名字。我不想取得太俗气,至少要有所寓意,不过肚里的墨水显然不够,翻肠倒肚也没想出来,宁缺勿滥,最后医生填证明时,写了一个通用名:何小儿。

一个星期的住院虽然有快乐,其实也在煎熬中。每天两地奔走,在医院里生活也不便,我们都盼着出院。出院那天,花五十元钱,租了乡政府破旧的吉普车,把母子俩和二姐接回了学校。在母亲的帮助下,我开始伺候月子,后来还办了满月酒。一切都很正常,一切都很美满。

妻子依然很勇敢,半夜需要吃东西时,有时自己起床动手做,我会呼呼大睡不醒。我一直认为妻子毛手毛脚,可能不会照顾小孩。显然低估了女性在面对自己的孩子时,激发出来的本能力量。都没有学习过,她能很利索地给孩子换尿布,面不改色地处理小家伙的大便,我只能在旁边捂着鼻子看。我最大的本事,是把孩子抱出屋去转悠,直到手酸了为止。

都两个月过后了吧,快要给孩子上户口了,逼得我给孩子把名字定下来。妻子在这个问题上出奇地贤惠,由我完全做主,她不发表意见。最后想了一个再也简单不过的字“立”。加上按辈份应带上的“国”字,希望他自强自立,就叫何国立。小名嘛,其实早想好了,妻子姓莫,小家伙就叫“馍馍”。不料这小名叫开后,被人给修正,叫成“饼子”了,在我们那里,面饼就叫“馍”。这名我也认了。从此大家玩麻将时,打一饼都会叫到我儿子的小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31 17: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3饼子,现在小家伙有名字了,长得...

3

饼子,现在小家伙有名字了,长得粉嘟嘟的,模样异常可爱,人人见了都会逗一逗、愿意抱一抱。我更是时常抱他出去晒太阳,我看书上说这样可以给孩子补钙。母亲很反感,说晒黑了不好看。妻子从不反对,常说多晒晒能健康,儿子就应该高大伟岸,像个男人,皮肤太好让人叫小白脸。小家伙就在我们的无谓的争论中成长着,长得真快,不到三月体重有十四五斤,也长了不少,这会儿的都是抱上的,说不上身高。

四个月长牙。

五个月时生过一次病,拉肚子。看遍本乡医生,竟然没有看好。找到邻乡的一个熟人,擅长儿科的王医生。倒还幸运,药到病除。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饼子一生病,我们就想到王医生。不过,饼子这以后好象很容易就拉肚子。有一次我出差到区上开会,起个大早,骑上摩托车便走。等开会结束才发现小家伙在我裤子上的杰作——一片金黄,幸福地买条裤子换上,无怨无悔。

六七个月,越发可爱,机灵活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灵动无比。会玩眯眼,拍手,打锣锣等小游戏。不管谁叫他,马上笑得像佛爷,小手挥动要扑过去。这时期人见人爱,人见人夸。

不幸是从饼子八个月时开始的。那时正是暑假,学校接到通知,有一个到地区学习电脑的名额,就给我报了名。当时学校刚买了电脑不久,都不会用,我也是特别地想去学。临出发前,儿子有些发烧,我把他抱到乡卫生院,打了一针,好象是庆大霉素注射液吧。我记得很清楚,我把饼子竖着抱上,露出他的小屁股,针都插进去了,他才知道哭。

第二天我就走了,妻子和儿子在家。据妻子后来说,这一针没有效果,吃其它的药也不行,几天后又开始拉肚子,儿子拉到躺在床上眼睛都不想睁的地步。乡上的医生竟责怪妻子和母亲不会带孩子,说什么干着急,拉完了自然会好。那时还没有手机,我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妻子也不愿意打扰我在外面的学习,无奈之下,又去找邻乡的王医生。

天天照顾饼子,妻子也吃不消了,病得很厉害,她让医生给她打了一针,便全力放在孩子身上。王医生在饼子头上插上针头,给他输液,慢慢地,饼子在她妈妈怀里睡着了。看着慢慢流动的液体,妻子感到一丝安慰。

凌晨三点,一直关注着孩子的妻子突然发现饼子的嘴唇在发抖。肯定输液有问题,动作向来很慢的她一把拔掉输液器,让同来的堂妹去找医生。医生慌忙赶来,判断是发生输液反应,却又发现无救急药。这时儿子已抖成一团。王医生慌忙找到另一个医生,幸好他那里有药。慌乱中又将整支注射到儿子体内。儿平静下来。医生在一旁老半天没能张口说话,刚才的惊险也让他缓不过气来,他估计饼子要三天才能醒。谁料儿子竟在三小时后醒来,也许老天怜惜,没让儿了中毒太深。

拉肚了是治好了,回家以后,儿子便不哭不闹,异常地安静。不像过去见人就笑,对新鲜事物也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别人都劝我们说,孩子生病后总要精神不振一阵子,没什么。我们也就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31 2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十年辛苦,不寻常。谢谢这位父亲的...

十年辛苦,不寻常。

谢谢这位父亲的分享。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1 12: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re:4有了夏天的这次历险,入...

4



有了夏天的这次历险,入冬时,妻子本已恢复得不错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经常感冒,咳嗽,万恶的病毒又在侵蚀她孱弱的身体。

我们的工作依然忙碌,母亲每个白天一早到学校来照顾孩子,我们就去上课。我们上完课休息时,母亲就回老家去。老人家久盼之下,终于得了孙子,而且是个儿子,开初几天精神头十足,来去如风。慢慢地吃不消了,白天带孩子时,她会让小家伙尽可能地睡觉。到了晚上,轮到我俩口子带了,小家伙就开始哭闹,不睡觉。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我发现了能让饼子安静下来的办法。当时我们学校的老师们业余时间都喜欢上了打电视游戏,只要饼子一看到了电视上的游戏画面,立即就不哭不闹,专心看下去。没办法,为了让他安静,我们两口子就呵欠着打游戏给他看。当时已经很冷了,室内也没有空调,当然更不会有暖气。我们用厚厚的衣服把饼子包裹上,自己也穿得厚厚的,一个人抱着饼子,一个人操作游戏。饼子看着看着,一般到十一二点后,就会睡着,这时我俩才能睡觉,第二天很早就得起来上班。当时年轻,又特别能睡,几乎每天都觉得睡眠时间不足,精神不好。那一段时间里,我坚信,能在晚上九点钟就睡觉,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而且这种最幸福的事离我们还特别的远。我还好一点,毕竟身体还强壮,妻子就很困难了,白天上班不空,晚上还得熬夜,身体又越发虚弱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是怎样度过那一段困难的时光的。唯一的亮点,是饼子在九九年春节过后,学会了独立行走,妻子把开始的那一天记得很清楚,正月初五。

这期间,有两次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我做了至今后悔不已的决定。

一次是母亲又患上胆结石,需手术。我带着母亲和大姐到城里去做手术。妻子要上班,一个人带孩子很困难。孩子的舅舅看到这情况,主动提出帮我们带一段时间孩子,焦头烂额的我一下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把孩子送过去,我们也得到了喘息机会。十多天后把孩子接回来时,细心的妻子发现,送走时饼子已经开始“咿呀”学语,回来后却不吱声了,当谁都不存在,一台电视、一副麻将、一副扑克可以玩一天,要不睡一天。我们两口子傻乎乎的,没有引起重视。

另一次是母亲提出要到二姐家去呆一段时间,我们让她把孩子带上,二十多天后回来时,妻子又发现了同样的变化。

那时我们都认为孩子学会说话是迟早的事,我们家族,我们周围那么多孩子,还没有哪个学不会说话。孩子一岁多了,还没有语言,或许只是说话比一般的孩子晚一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其实有一次我已清楚地听到他说话了。那天我抱着他,在学校操场里和几个老师聊天。说到高兴处,大家都笑起来,饼子在我怀里也笑起来。一个老师问他:“你也笑,你晓得不我们笑啥子?”饼子看看我,我说“晓得。”我清楚地听见饼子马上重复“晓得!”周围几个老师也听见了。有这偶尔一句,也让我坚信,他说话是早晚的事。

何况,饼子是越来越乖了,皮肤白嫩,五官精巧,完全继承了我们夫妻相貌上的优点,睡眠时间在我的坚持下,逐渐调整到正常,而且晚上是一睡不醒到天亮,也不溺尿在床。这好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他想去哪里玩,想要什么东西,会自己动手指着,或者拉我们的手去拿。当然,想要他明白我们的意思,是比较困难的,对他说什么都无动于衷。于是,有好心人提出,孩子耳朵是不是有问题。

耳朵有没有问题,做父母的最清楚不过了。这时候,饼子已明显表现出了对电视广告的兴趣。当时我们住在一间教室隔成的四个屋子里面,除了厨房是用木板隔开的外,其余都是用家具隔的,不隔音。有时我们在一间屋子里看电视剧,饼子在另一间房里玩,是完全看不到电视屏幕的。如果电视剧换成了广告,他会第一时间跑到电视前面来,欣赏他喜欢的广告。很明显,他听到了电视机发出的声音,而且知道这是广告节目的声音。如果换成其他非广告节目,他貌似生气地“哼”一声,转过身就走了。你说他耳朵怎么会有问题呢?

但是他迟迟学不会说话,这是个问题啊,转眼他就两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1 14: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好贴子! 喜欢............

好贴子! 喜欢.........

伴随着儿子的成长,我觉得自己也在成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1 15: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re:期待继续。

期待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1 20: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看到此帖,眼前一亮!非常感谢这位父亲的分...

看到此帖,眼前一亮!非常感谢这位父亲的分享,期待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1 22: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很好的贴子,期待中!

很好的贴子,期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2 09: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很好贴子,我非常认真看,我小孩子已3周7...

很好贴子,我非常认真看,我小孩子已3周7了,还不会说话,模仿能力也很差,不知如何入手练,希望能听到你的经验,希望能加你为好友。QQ4952387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2 09: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文章写得很动人。期盼下文!

文章写得很动人。期盼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2 12: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5二〇〇〇年暑假,这时饼子已经差...

5

二〇〇〇年暑假,这时饼子已经差四个月三岁了,仍然没有语言,我把他带到了县城最好的医院。在我看来,这就是算是看大病了。之前,家人小感冒去诊所,妻子肺结核住院,取药都是在乡卫生院,生孩子在区卫生院,家里人还没有谁在县城来治个病呢。
挂号先挂了个儿科。那医生草草一听,给饼子提了个问题,饼子哪会搭理,再问,还是没反应,医生说,这孩子耳朵有问题呀。我把孩子会听广告声音的事情一讲,医生半天没理会,说,还是上五官科看看去吧。
在五官科,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大夫头上戴个明晃晃的镜子,用电筒照了照耳孔,听我一说在儿科的情况,她说,要做XX检查,测试听力,县城做不了,必须上成都华西医科大学(现在的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部)附属第一医院,(四川人都把它简称为华西附一院,)找一个刘姓教授。
成都,那是省城。当时我二十八岁了,省城也就去过两次。一次是去给单位修电脑,晚上在成都大街上走得双腿发软。后来一个亲戚说我有去成都的经验,要我带他去成都治病,也就成全了我第二次去成都。以前家人连县城的医院都没上过,这一回连升两级,到了省城。为了可爱的饼子,没有迟疑。
在华西附一院,还算顺利,找到了刘姓教授。虽然是上班时间,这教授还要先关起门来给学生讲课,他带着十几个实习生。我们就在诊室外静静地等着,看墙壁上的资料,刘教授曾留学欧洲,现是华西附一院五官科的权威。
先是一位实习医生接诊,她在听了我的介绍,检查了一番后,冲刘教授喊道:“刘老师,快来看哟,这个娃儿才怪哟。”刘教授一看,没有思索,开了个单子:“去做XX检查,我们这里机器坏了,只有去省人民医院。”
匆匆赶到省人民医院,在它的新楼旧楼里七弯八拐,我抱着饼子冲在前面,连续的检查都是不明不白的,让我有些着急。在十一点左右,终于找到了可以做这个检查的科室。那检查的医生说,快下班了,下午来吧,来的时候在门诊上开点催眠的药让小孩子吃上,检查必须在睡眠状态下进行。
下午检查做得很顺利,结论当时就拿到了,饼子的听力不仅没问题,而且好象很灵敏。看来五官科没必要去了。第二天,我到了华西附二院,以妇女儿童疾病治疗为特色的医院,挂了儿童生长发育科的号。
这一次接诊我们的是一个姓钱的教授,她打量了一下我家的饼子,听了我们的介绍,告诉我们,这孩子有点像是孤独症,一个重要的表现是眼睛不愿意和别人对视。她要我们去华西精神病院找一个姓单的教授,她是这方面的专家。
在成都一个小巷的旧楼里,我见到了单教授单永荷,在这里,我们第一次得到了关于饼子病情的准确的诊治——孤独症。我们急切地想知道可以用什么药物治愈孩子,教授的话让我们很失望:没有,只有通过训练来强化,语言不好,做父母的只有一句句地教,别无他法。不过,教授还是给孩子开了一种口服液(只记得是湖南产的,名字记不清了),明确地告诉我,这口服液只能对提高孩子的智力有帮助,对治疗孤独症没有效果。——医生的话不假,后来我还专门让朋友从成都帮我买过两次,妻子观察到,吃了口服液之后孩子还是有一定的变化。
明确了病情,却没有治疗的办法,带着失望,我们回到了乡下。饼子还是很乖,一路上不哭也不闹。那时去省城的长途客车都是卧铺,一停车他就坐起来看窗外的风景,车子一起步他就躺下乖乖地睡觉。
渐渐地,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家养了一个奇怪的儿子。他们或许关心,或许热嘲冷讽,或许也有人诅咒,谁说得清呢,我也不在乎。我和妻子,包括从没读过书的母亲,我们一家人从来没有因为饼子患上这个怪病感到自卑过,我们总是高兴地带着饼子,出现在亲戚家,大街上,大大方方地告诉别人小饼子这个奇怪的病症。知道的人多了,各种建议也就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2 13: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QUOTE][B]下面引用由[U]生生...

下面引用由[U]生生[/U]发表的内容:

很好贴子,我非常认真看,我小孩子已3周7了,还不会说话,模仿能力也很差,不知如何入手练,希望能听到你的经验,希望能加你为好友。QQ495238711


后面我会写到,不过最好是去专门的培训机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2 20: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re:好贴 ! 期待中!!!!!

好贴 ! 期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2 22: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关注中,期待下文!

关注中,期待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2 23: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很好的贴子,期待!!!

很好的贴子,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3 11: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6我所在的县是一个计划生育先进县...

6

我所在的县是一个计划生育先进县,多年来全县人口超低增长。邻近的县则是一个超生大县,村民家家户户都是两三个孩子,独生子女很少。我所在的乡就在两县交界处,我们乡也呈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紧挨邻县的两个村是计划生育的难点,受邻县影响,村民都想超生,其他村则完全没有那么高的超生率。
在给我的建议中,我也发现——我居然有兴趣总结这些——不同的人劝我的话不一样。来自邻县的,靠近邻县的亲戚朋友,总会明确地劝我再养一个,甚至要帮我申请准生证明。本县的大多数朋友则鼓励我慢慢带,慢慢教,总会好起来的。
我心里很清楚,在饼子的病因搞清楚之前,再养一个,万一重复了饼子的病症怎么办?妻子身体已经垮下了,再养一个孩子,她不可能承受。最主要的是,如果我们再养一个,首先就意味着放弃对饼子的教育,就算不放弃,我们还有这份精力吗?或许曾经有过这念头,但是一定很快地从脑子里飞走了。
还有一些建议只传到妻子那里,不会对我说,因为建议的人知道我不会理睬。母亲首先有行动。不知是谁说的,我和妻子结婚的时间有问题,得罪了哪位菩萨。母亲信了。在我们那里,结婚的时间是要由半仙们根据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来计算的,我和妻子结婚的时间则是我随便定的,有人认为由此留下这个恶果。母亲在一个日子里专门把我和妻子叫回老家,在堂屋里祖先神位前补充敬了礼,还做了一些程序,算是在一个黄道吉日里补办的婚礼。
岳母岳父那边,他们对这一套也更相信,做的工作更多。我隐隐知道,不太明确,不外乎在哪里上了香,许了愿,哪里捐了钱修庙之类,我妻子清楚。
大人在无用地忙,孩子在悄悄地长。
他依然不会说话,但是他会笑,而且一笑起来更显得乖,完全不是那种病态的傻笑。一看到儿子的笑脸,心中对他的爱就更多一层,总感觉孩子不像是有病的孩子。不过感觉归感觉,我们作父母的心中的阴影是免不了的,还好,在这个问题上,我妻子能比我坚定地看到明天,她总是告诉我,儿子没有多大的问题。在这个时候,我总是不会把心中的反问说出口:他确实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啊?
没有别的办法,有了成都检查的结论之后,有一点我是坚持了多年的,那就是再也不让儿子离开我和他妈妈。我和妻子偶尔会短时间出个差什么的,但是一定不会同时离开,要是夫妻都出门的话,再困难我们都带上饼子。不知道在他更小的时候,那两次远离我们,是不是他的病因,但是我们再也不愿意冒这个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3 20: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写得太好了,期待中!

写得太好了,期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3 22: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没有华丽文辞的修饰,只是娓娓道来一段平淡...

没有华丽文辞的修饰,只是娓娓道来一段平淡人间岁月,字里行间流露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似摸得着看得见,深深拨动每一根心弦,谢谢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6-3 23: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写得非常好~期待下文~

写得非常好~期待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以琳自闭症论坛

GMT+8, 2018-8-20 12: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