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琳自闭症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请写明注册原因,12小时内通过审核)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398|回复: 92

作好星儿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7-30 00: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为星妈已经有13个年头,以琳成立也马上就6个年头了。这期间有为了自己的孩子更好地成长而跟学校、老师、孩子的同学、同学的家长打交道的经验,也有了和各种星儿家长打交道的经历,心中有太多的感慨。
    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星儿的时候,确实天都塌下来了,觉得所有的人都和你过不去,所有的人都欠了你,心中的愤怒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为什么是我??”然后很快转到另一种境地里去:求医、找药、寻方法,病急乱投医那,一点信息都会当作救命稻草来紧紧抓住。这两种境地对孩子、对我们的家庭都没有什么帮助。但十几年前,网络不发达,资讯不畅通,我和一帮家长完全是误打误撞的,我想如果那个时候有一个别人创办的以琳,或者其他的机构也可以,我就能少走很多弯路。
    虽然心中有很多的愤怒甚至仇恨,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我要让我的孩子康复,为了孩子的康复我做什么都可以。记得那个时候看过一个家长写的文章,说为了孩子下油锅都可以,所以每当我去求人,每当我为了孩子忍受委屈甚至侮辱的时候,我就在心中告诉自己,既然下油锅都可以,几个白眼和几句话又算得了什么呢?有一个家长曾经和我说:方静,你干吗老象个小媳妇似的去找人,我可是抬起头昂起胸去找人的。当然两个孩子的结局是不一样的,石头在学校里一直被老师和同学以及同学的家长接纳。
    石头上一年级的时候,是我觉得日子最难的时候,不仅是我,一向乐观的大石头也几乎被击跨。但神的恩典临到我们,那个时候,也就是97年的秋季,我们真正信了耶稣。信主给我的最大的收获是感恩,感恩两个字真的可以让人受用不尽。碰到顺心的事情的时候,我会感恩,感谢神的恩典,这是容易做到的。不容易做到的是碰到不顺心的事情的时候,因为有主耶稣在心中,会在祷告中安静自己,会把每一次的磨难看成是上帝要给我们更大的祝福。对所有热心帮助我们的人,我满了感恩并为他们祈福;对想要帮我的人,我也满了感恩,用神给的智慧和耐心去打动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不埋怨,都能真诚地说谢谢,并求神赐福他们;对为难甚至刁难的人,我更真诚地祈祷,求神使他们刚硬的心能变得柔软,不再象过去,嘴上求着他们, 心里咒着他们,恨不得他们能生上一打星儿。
    自己怎么做星妈就不多说了。有以琳的6年当中和各种各样的家长打过交道,想从一个机构负责人的角度来谈谈,我愿意和什么样的家长沟通,后者说什么样的家长容易得到帮助。也许有些人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又多了一些可以攻击我的资料,“你不是基督徒吗?为什么不能完全一样地对待每一个人?”我要说的是,我是基督徒,但我不是基督。曾经有个家长对我说过,你是性情中人,是的,我是性情中人,喜怒哀乐我通常都写在脸上,石头的事情以琳的事情已经对我的压力太大,我可没有心情没有时间每天给自己的心情“化妆”,看到什么,经历过什么,我怎么想的,我就如实写出来,说出来,也许字里行间有让人不舒服的地方,有得罪人的地方,但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每个人都学习和人去沟通,尤其是星儿妈(也包括星儿爸、星儿奶奶等),要去沟通,有技巧地去沟通,千万不要摆出一付我自闭症都生了,我还能怕谁的架势了。你可以谁都不怕,但如果别人怕你,你觉得有好处吗?怕你的结果是人家躲你。下面我来举几个例子:
    一、有一次我去北京开会,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看到一个比我稍大一些的人朝我奔来。“方老师,我知道你要来,所以这次我们全家都来了。可是奔着你来的。”我和她打着哈哈,她继续说:“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和你套套近乎,想让你开个后门,让我们家孩子早点去以琳训练。”我笑了,说“你应该知道以琳的规定吧,我们不开后门的。”“说给谁听啊,我可是有证据你们开了后门的。”“什么证据,可以讲给我听吗?”“在郑州训练的一个从澳大利亚来的孩子,没有排队不是上了你们以琳了吗?”“我知道这个孩子,他是一个高功能的孩子,妈妈带他来评估,结果可以上我们的一组,当时有名额就留下了,这在网上都公开了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低功能的孩子你们也开了后门了,有个叫LXY的孩子,你们开了后门,忘了从网上把她的名字去掉,现在名字还在网上呢?”“LXY,我知道这个孩子,不可能的。”“那你上网上去查去,你说得好听。”谈话已经无法继续,我告辞,连饭也吃不下了,给小雅打电话,问LXY是怎么回事?小雅回话,这个孩子接到通知到以琳的同时,妈妈就又给孩子报上名,想结束训练后在孩子上学前可以再次到以琳训练。但我没有心情去向这位奶奶解释了,也实在提不起情绪看看他的小孙子了,几天的会议过程中,我都远远躲着他们。大家说说,有这样来套近乎的吗?
    二、有一天在办公室进来一个来观摩的家长,一定要和我谈谈,我们就谈了起来。没多久她就要求我开个后门,让她的孩子先进来,我拒绝了。我问她什么时候发现孩子的问题的,她说孩子不到三岁就确诊了,并且那个时候就知道有个以琳。我问她那为什么不报名,直到今天才报名?她说他们夫妻都是名牌大学的教授,做任何事没有考察过都不会行动的。我直言:以琳报名不收报名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把主动权交给家长,让家长在发现孩子问题的并知道以琳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先报名。想当初,我在理事会上为不收报名费的问题竭力陈述我的理由,让大家站在孩子和家长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把给工作添麻烦的问题扔掉。说实话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不先报名呢?不就发一封邮件吗?有那么难吗?
    三、每个月初都会接待很多新家长,也能拿到很多关系条子,基本都是要求排好老师,不要排新老师的。在以琳,我不管哪个孩子排给哪个老师的工作,那是督导部的事情。每当有家长直接找我,不要新老师的时候,我都会说同一句话:没有新老师怎么会有老老师呢?我承认,新老师和老老师一定会有差距,但问题是必须有新老师才会有机构规模的扩大。一个刚来以琳的新家长,一来就提出甚至态度蛮横地提出我不要新老师的时候,已经让所有的老师反感了,孩子和你自己都相对地被孤立出来了。通常在以琳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来安排孩子是很随机的,在你提出不要新老师的时候,督导会想法故意调出一个新老师给你排上。
    夜深了,不能多写了,明天继续吧
发表于 2006-7-30 01: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re:先给你加了"精",不过最好还是多休息,睡...

先给你加了"精",不过最好还是多休息,睡够了再来写这些往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31 10: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re:期待着----

期待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31 12: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我的书出版以后,陆续有读者和家长来电来信...

我的书出版以后,陆续有读者和家长来电来信讨论.其中一个意见是:你把机构写得太好了,只写了他们好的一面.
其实我当然也写了很多机构的不足,但一般是对具体的事和现象.我有一个基本的观念:我们要尽可能地维护和帮助那些帮助我们的人.可以批评具体的事情,但不可以随便凭猜测去指责别人做事的动机.
机构和家长的冲突,双方都可能有不妥.机构的教育服务水准\收费\管理都有可议之处,但家长的情绪化反应常常使可解决可沟通的事变得不可收拾.

有很多时候,身为弱者会有一种习惯性的对他人的不信任.中国人素有责备贤者的传统,越是贤人能人越是要苛求,而弱者却可以无条件地依靠别人.站在天然的道德高点要求和批评别人.昔日的大家庭和过去的国有企业这种现象太普遍了,但现在是现代社会,以后还要到公民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权利.大家羡慕美国的福利社会.但那里对领"低保"的人也是有很多要求的.如果拿了政府资助的钱去高消费或是用作他途钱就会被收回.对于我们来说,哪些自己可以做到,哪些要去求别人\怎样求都是一生要实践探索的课题.社会本来就是互相需要的,求是正常的,我们不冤.也不低人一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31 13: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张雁:你好!我前几天刚看...

张雁:

你好!

我前几天刚看完你的书,你写得太好了!前些时间,我从台湾背回一些书,看后感触很深:只有残障孩子本人或其亲友才能写出感人的伤残主题文学,在文学领域,伤残主题只能纪实、不能幻想。

能在这里碰见你,能在我看完书后立即向作者致敬,这也是一种缘分吧。关于家长对机构的质疑,这些年中,我因为工作关系,常常会听到这方面的声音。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机构,也需要共同努力把机构建设得更好。尤其象我这样的残联工作者,既是机构的主管部门工作人员,又是机构的服务对象投诉接收者,有时真是很难表态。如果政府办机构有什么缺失,说起来也有我们自己的工作失误在里面。那我是不是就不做这份工作呢?做还要做的,只是要学习更多平衡的艺术、让家长和机构都满意。同样,机构和家长之间也要多沟通,把服务(对孩子的服务)做得更好。

呵呵,每个人一生都需要学习,因为我们面对的是特殊孩子,又多一些学习与相遇的机缘、尽可能往好的方面想,人心向善,这样大家都会好过一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 07: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非常同意张雁的说法:“有很多时候...

非常同意张雁的说法:

“有很多时候,身为弱者会有一种习惯性的对他人的不信任.中国人素有责备贤者的传统,越是贤人能人越是要苛求,而弱者却可以无条件地依靠别人.站在天然的道德高点要求和批评别人”

同时从我在以琳的切身感受来看,以琳,真的已经做到了尽可能的好。我不作过多的评论,
只想说以下的事实:

(1)先看三个数字:170个在校孩子,近90名教职员工,每月培训费1800。除了员工薪酬福利,还有各项支出:房租、水电、器材损耗等等。以琳大大小小个训室、教室、门厅,都有空调在开着。各位家长可以自己当家试试看。

(2)以琳的老师,同时也是勤杂工。三个楼层的楼梯口,中饭的时候就摊开了一排排小桌子吃饭。12点钟下课了,老师赶紧走出教室,开始按照分工,忙碌在自己“餐厅服务员”的岗位上,打饭、饭后收拾剩饭、把每张桌子抹干净、拖地板。这么多孩子家长、这么热的天,如果不是一丝不苟地搞卫生,会是什么样。而这些活,都是老师兼任的。

(3)每个周六上午,以琳老师都不能闲着。或是内部培训,或是家长培训(免费的),间隔进行。每次家长培训,可不是随便糊弄的!从组织到讲课,完全可以用一丝不苟来形容!有一次,张春华老师在培训开始前问王甜甜老师准备得怎么样,我就在旁边,亲眼看到了王老师拿着好几页讲稿,表情还有点忐忑的样子。王老师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师,事后的讲课效果表明她准备得也很好,但就是这种责任心使得她还会感到“是否准备得不够好”。我想,正是这种高度的责任感,是现在社会上真的很少见的!
   每次家长培训都以一个给家长鼓励的小短片开始,大家在圣洁的歌声里,感受到爱和温暖,鼓起前行的勇气。我想说,这个环节非常非常有价值。这种心灵的抚慰,只有在这种特定的氛围中才可以得到。
   培训的组织非常严谨。有幻灯片,现场个训课的情形,用摄像机投影在屏幕上,满大厅的家长都可以看得清楚。如果孩子每人带,可以把孩子留在前院,有义工阿姨陪着玩,家长尽可安心听课。
   更难得的,这样的培训,全都是免费。这就是以琳“一份费用两份培训”的由来。

(4)每个老师,在课间磨肩擦踵的人群里,但凡孩子和老师打招呼问好,都会停下脚步,和蔼亲切地和孩子对答,用专业的态度和孩子交互。“宝贝儿”是老师称呼孩子的常用词。
在这里,特别是那些被幼儿园拒之门外的孩子和家长,心里会得到怎样的慰藉和归属感。

  所以,那些对机构求全责备的家长,真的要好好想一想。凭什么无理由地要求人家更多?
  
  再反过来讲,家长是孩子最终的老师,而作为家长,自己做得怎样呢?在以琳的日子里,我看到了很多优秀的家长,用全部的爱和努力付给孩子。但是,也有很多家长,对孩子的言行总是透着“我怎么就会有你这么个孩子”的想法。在课间,在加餐时间,对孩子的哭闹,厉声呵斥,甚至伸手拍打,看得我非常难过,好几次忍不住向前阻止。家长一遍一遍地追问“你说,为什么要这么哭,你到底是为什么!!”天可怜见,孩子要是说得出他为什么哭,八成就可以毕业回家了。孩子有反应,肯定有原因,正常孩子还“无诈病”呢,况且特殊的孩子。这样的态度对孩子,怎么谈得上包容,谈得上带他走出自闭?有一次一个母亲和孩子面对面坐着加餐,孩子不知何故哭,妈妈一边厉声呵斥,一边要求他不要哭,这个要求孩子怎能做到?这时候一位老师上前来,轻轻搂住孩子抚慰他,孩子就平静了很多。这个对比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回过头来看张雁的话,真的感觉她总结得很到位。说句题外话:政府无力用好的措施来调控房产市场,决定征收20%的二手房买卖所得税。也就是说,你就是想卖房救急,也没那么便宜了!我们只能服从。政府的不是,我们无从置喙;而对机构,怎地就横挑鼻子竖挑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 09: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对压力,家长如何提高承受能力

    压力是由外部事件引发的一种体验。从源头来说分为生物性压力源(生理上)、精神性压力源(由错误的认知结构、长期生活经历造成不良经验和道德冲突等形成)、社会环境性压力源(纯社会性或由自身状况造成的人际适应不良。)。一般来说,我们的压力源是来自两个以上的因素。

    作为星儿的家长,首先要有一个健康的心理状态,这样才能带您的孩子走向正确的道路。我很想说一说:错误的认知结构是社会性压力源中的心理性压力源。比如说有的家长会认为:“我们有这样的孩子,每个人都应当关爱我,可怜我,这是应当的。”//机构就是训练治疗的地方,我交了钱,就该如何如何?

    有了这样的想法,你的行为如何不偏差?你如何能让别人更好地帮助你?//你与别人的格格不入是必然的结果。
   
    作为个体来说:外控型人格的人,认为个人生活中的主导力量是外力,内控型人格的人,认为成功是个人努力的结果,更多地把失败归因为个人。这两种人对相关事件的发生,有不同的归因,所以就会对事件有不同的态度。内控型人格者,有了压力后,很少怨天尤人,体验到的压力强度比外控型人格者低。

    建议个位家长(包括我自己)为了星儿,多学习一些心理学的知识,不断修正自己,以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人的心理健康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建议以琳网开展一个家长心理辅导或学习的专题,让大家有学习的和交流的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8-1 21: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谢谢张雁、thankstoyilin、何...

谢谢张雁、thankstoyilin、何子等。
发这个帖子,绝对没有要为以琳或为自己鸣冤的意思,只是这么多年下来,看到很多,把这些写出来,让家长们站到老师的角度去思考一些问题,目的都是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环境和机会。
孩子自闭了,我们不能自闭。
我会继续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8-1 23: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re:四、我不了解其他机构的情况,在以琳每个老...

四、我不了解其他机构的情况,在以琳每个老师上课都有自己的特色,即使是新老师,(以琳的新老师绝对不会三天上岗的,通常都是经过半年的培训后逐步单独上岗,有时实在缺勤的人多代课是例外)他也会有独到之处。而且在以琳,一开始的培训我们就和老师强调,各种理论要印在脑子深处,而不能在上课的时候,跟家长说根据ABA,或结构化我这样这样,或那样那样。(这句话曾经被人误传,谁在以琳提ABA我就开除谁)。无论是什么样的老师,都害怕那样的家长,还没开始上课,就告诉你:我去过很多机构的,很多理论我都是知道的。给人下马威的感觉,使沟通一开始就有了障碍。

五、刚来以琳的孩子,在个训课上,老师不会急于教什么,总是陪孩子玩,家长急了。我们来了是要学东西的,玩我不会在家里进行吗?其实第一个星期老师和孩子的关系很重要,一个好老师自己就是孩子最好的强化物。刚见面的孩子和老师,他们的关系很陌生,彼此都不了解,尤其是孩子对老师,他都有恐惧感。在玩的过程中,老师也不是在做无用功,其实他可以透过这样的过程来观察孩子,了解孩子会因什么而喜或怒。

六、老师正给孩子上着课,双方都在良好的状态中,家长发话了:我不要你教他这个内容,我要你教其他的内容。有些家长还容易沟通,在老师讲解为什么要教后,就开始配合。而有些家长不容易沟通,尤其是碰上老师沟通的技巧也不够好的时候,双方就可能出问题了。

七、老师总要和家长交流一下有关孩子的问题,通常会出现两种走极端的家长。一种是认为孩子什么也不是,他看到的总是孩子的短处,你怎么跟他解释都没用,弄得老师也和孩子一样,在家长面前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招来训斥。还有一种是过于高估孩子,项目进行不下去了,家长马上会说:这个他早就会了,在家他都能做出来的。敏感的老师马上就会觉得:你是不是说我教的不好啊。或者有些家长就给孩子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解释项目进行不下去的原因。

八、还有一类家长是不光让人反感,简直会让人痛恨的。那就是如果有哪个孩子冒犯了他的孩子,孩子家长甚至老师都道歉了也没用,揪着谁就和谁讲,恨不得把别人家的孩子送进监狱去,看到那个孩子不光横眉冷对,简直想动手。

九、还有一些让你竖汗毛的家长,每次见了你都要肉麻地赞扬你一番,说一番你是女强人啊,大救星啊,吓得你看见她走来时要远远避开。当然也有一些自己有很重的自闭倾向的家长,每天都必须做几件事情的,比如一定要在特定时间找哪个老师打招呼,不管这个老师这个时间是不是方便和她打招呼,也让人很受不了。

十、我还见过一个祥林嫂式的家长,从报名表上我已经知道她是单亲家庭的。从第一天到100多天的日子里,只要你和她照面,她都是马上就哭,哭得你天旋地转。资助给了,还哭;日用品也给准备了,还哭;老师经常去探望;还是哭;见了我哭,见了老师哭,见了其他家长,只要谁开口和她讲话,她就黄河水泛滥。最后我要天崩地裂了,每次她哭完,我都需要把门关紧一段时间才可以安静下来。并没有什么新内容啊,孩子天天在进步,给他们母子的关心也已经够好了,我要崩溃了。问题是你无法躲她,她每天都要找我来哭。轮到我哭了,我哭着求同事救我,求辅导救我,甚至我连以琳都不想去了。关怀小组的很多同工找她谈话,最后是一位男家长,事后我才知道他是真的被她哭怕了,朝她发火了才把她给吼醒了。很欣慰的是,孩子在以琳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位妈妈也乐观了,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封信,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很感人。

十一、包打听式的家长也会让人反感。我不理解这类的家长怎么会有这么多闲心来打听别人的事情,满以琳老师的工资、婚姻状况他了如指掌;家教们的工资及其他待遇了如指掌;家长和老师有什么问题了他了如指掌;没有他不知道的。那个烦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 23: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以琳的老师们,你们辛苦了!你们所做的一切...

以琳的老师们,你们辛苦了!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徒然的,上帝会在高天之上记念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 23: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re:好久没来以琳,即使来,步履也是匆匆,今天...

好久没来以琳,即使来,步履也是匆匆,今天看到方老师的帖子,不免驻足停留。对于您的观点我基本没有异议。
不过对于“张雁”和“多事”文字,看过之后有些不爽,张女士说“中国人素有责备贤者的传统,越是贤人能人越是要苛求”, 而中国的儒家文化和传统向来提倡的都是“尧舜之行,爱亲尊贤。爱亲,故孝;尊贤,故让。孝之方,爱天下之民。。。。。。六帝兴于古,咸由此也”,由此看来我们非但没有责备贤者的传统,敬贤,尊贤才是我们的传统,敬贤,尊贤已不是我们才独有,连美国也不例外,如美国的普通民众可以搞婚外情,但总统不可以,因为,“尊贤”是从“爱人”出发的理智考量,即须选择“德行道艺逾人者”负责公共事务。唯有“尊贤”,即由贤者为社会提供服务,才能把“爱”落到实处,否则徒谈“仁爱”,空而无用。这不是对“贤”苛求,而是“贤”本应具备的素质。接着你又说道“而弱者却可以无条件地依靠别人.站在天然的道德高点要求和批评别人.”,我不知道你这句话的论据何在?中国的弱者有什么条件和资本来依靠别人,我们这些家庭要算弱者的话,我们为孩子所付出的钱那一分不是来自于自己的血汗呢?既然如此何来“无条件”?只是许多父母渴望为孩子付出的时间,精力与金钱,能象在以琳那样物有所值而已,但绝非是以“无条件”作为前提。对于这样的渴望我们能有所责备吗?中国社会中形形色色的弱者何时何地有过话语权?人微言轻的道理你不明白吗?我们要不是在方老师这块“自留地”里,能发出一点微弱而有限的声音之外,那里还有我们的话语平台?所以你提到的“站在天然的道德高点要求和批评别人”更是无稽之谈。虽然有幸在安徽卫视上看过你的专访,对你的好感也油然而生,不过对于你的观点,我还是要不客气地来个釜底抽薪。
多事言曰“如果政府办机构有什么缺失,说起来也有我们自己的工作失误在里面。那我是不是就不做这份工作呢?做还要做的”,看了你这句话让我想起前几年“央屎(视)”搞春晚受到指责后,他们就大倒苦水,办晚会多么不容易,放弃了和自己家人团聚的机会云云。言之凿凿,仿佛他们比矿工和农民兄弟们还要苦,对此我除了想厉声断喝告诉他们一声——你们不干,有人能干!还有鄙夷地一瞥,对你也是如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02: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每月培训费1800——我们这边公办的训练...

每月培训费1800——我们这边公办的训练中心每月要近6000元,且只是以感统为主。
有的人不但不懂感激,反心存抱怨,真差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08: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re:我也发表点看法,我还没有见过张雁的书对于...

我也发表点看法,我还没有见过张雁的书对于一个月收费1800,这个收费标准适合中高层次的家庭,现在我们的国情所致国家没有对我们这些孩子实行优惠政策。引用何子的话““错误的认知结构是社会性压力源中的心理性压力源。比如说有的家长会认为:‘我们有这样的孩子,每个人都应当关爱我,可怜我,这是应当的。’//机构就是训练治疗的地方,我交了钱,就该如何如何?”我们应该理解家长们,他们承受着精神经济等双重压力!!!!!每个月学费住宿费,生活费等最节省的也得5000元支出,再加上家长还得陪读不去工作呢!!!!那也是损失!!!!!所以我们对机构抱的希望很大,因为付出了就想得到收获,可怜的我们这些家长。5000多元在农村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一个人在农村打工一年的工资,按每个月500元计算。一个月就消费了!!!!!!而且孩子训练至少3个月才能看见明显效果,所以我们的家长能不急吗?
我们也应该理解机构的老师,他们面对孩子家长也付出了很多,他们既是老师又是我们家长的朋友有时甚至是心理咨询师,我们很感激他们。但我也对方老师提出一点建议希望方老师不要生气:
一,以琳培训老师的时间能不能不占用孩子的正常的学习时间!对于孩子来讲1分钟都是宝贵的更何况每节课那5分钟!!我知道别的机构培训教师都是在晚上时间或中午时间叫孩子去做,利用其他时间反正是不占用孩子的正常的上课时间。我们支持机构培训老师,但能否利用其余时间。
二,我听说以琳放暑假孩子的训练费也不退,或是给把日期给延长也行啊!!!!孩子本身来讲训练一段时间在停就会有反复现象,有些孩子甚至又要重新适应。
三,人多地方小,环境嘈杂,听说明年就能解决这个问题。集体课形式很好,但人多有些新教师对孩子的教学就缺乏针对性,对于新来的家长最开始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辅助,所以孩子哭闹厉害,家长就会烦,恶性循环!!!
希望我们的机构越来越完善,收费能符合大众家庭,让每个星儿都有机会得到训练的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08: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昨天和一个家长谈起训练机构的老师是否有爱...

昨天和一个家长谈起训练机构的老师是否有爱心的话题,颇有感概,我想每一个星儿妈都找过不少训练机构,也许走过不少弯路,大家能否谈一下如何去寻找适合自己孩子的机构?也好让以后的星儿妈少走点弯路。
我去以琳做过一次评估,可以说只和那儿的老师有过两个小时的接触,但给我的印象很深。给我的感觉:老师很有爱心、耐心。将近两个小时的评估,孩子和老师配合得很好,老师都是用鼓励、表扬,没有批评,所以孩子兴致较高,配合得很好。我自己在家是很少能坚持那么长时间的(因为我没有耐心)。因为第二天要回来上班,所以观摩课就让孩子爸一人去了,他以前很少关注孩子教育,但回来后说“那儿的老师挺好的,教孩子很有一套,昨天评估的老师还惦记着儿子呢,说很喜欢儿子。”真的让我很感动!我想只有有爱心的老师才会去惦记一个只接触过两个小时的孩子!所以我坚信以琳会越走越好!我觉得那是一个可以托付孩子的地方。(我很想去以琳,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去成,)
以前也去过一些机构,接触过不少老师,我一般不去评价老师水平的高低,但我会观察老师是否有热情,是否有爱心,至少不能太冷漠。我有一次带孩子上感统,看到老师用脚踢一个孩子,当时感觉很不爽,我觉得老师用手打孩子屁股或手我都能接受,但用脚踢真的感觉不好,正好那天孩子不愿上课,我就没有上那老师的课,带孩子回来了。也许在有人看来我也是属于那种比较挑剔的家长,但是我们的孩子不会像正常孩子那样去申诉,去解释,有的甚至不会说话,所以家长对老师的要求会高一些,因为放在那儿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你看不到孩子情况,心理会担忧。无论孩子是否优秀,他都是每一个妈妈的心头肉,我觉得这种担忧可以理解。所以大家能否把自己的经验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好让后续者少走些弯路,也许还能给训练机构提一些中肯的建议,好让他们走得更远更好。
我一般初次去机构的时候会坦诚的和老师说孩子的情况,优点、缺点,孩子不配合时我的方法是什么等等供老师参考,我觉得这样便于老师尽快熟悉孩子。同时我也会询问老师需要我如何配合,在家里怎样做。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即使交了钱训练机构也没有义务为你的孩子付出12分的爱,所以家长的心态要好,认可是相互的,如果你认可老师,那老师也会去认可你的孩子。
说得不好的请大家原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09: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我的家庭是属于低水平家庭,农村,孩子年龄...

我的家庭是属于低水平家庭,农村,孩子年龄小时没经济能力给他做训练,这几年攒了一些钱又超过了以琳接受孩子的年龄,从去年开始也去了几家机构,感觉到目前为止蒙星特殊教育学校从经济承受能力,教学康训水平上等等都比较适合我的孩子,我的家庭。他们的学校也有正常孩子,为我们的孩子和正常孩子做融合教育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09: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re:多事言曰“如果政府办机构有什么缺失,说起...

多事言曰“如果政府办机构有什么缺失,说起来也有我们自己的工作失误在里面。那我是不是就不做这份工作呢?做还要做的”,看了你这句话让我想起前几年“央屎(视)”搞春晚受到指责后,他们就大倒苦水,办晚会多么不容易,放弃了和自己家人团聚的机会云云。言之凿凿,仿佛他们比矿工和农民兄弟们还要苦,对此我除了想厉声断喝告诉他们一声——你们不干,有人能干!还有鄙夷地一瞥,对你也是如此。

呵呵,你这一瞥太快了,可能还没弄明白我的意思吧。

春晚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不搞春晚,地球照转。但残疾人工作不同,需要更多开创与付出,做不做完全不一样。

我对张雁说那些,是有自我省察的意味在里面,而在你眼里却成为别的意思。再次表达我的意思吧:机构有缺失,管理人员有缺失,其实整个社会都有缺失。我们所做的,包括我们对孩子做的,只能是渐进地好,而不太可能一步到位。只有大家都继续努力,才可能收获更理想的结果。

我的工作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敢说自己做得有多么好,至少我在尽力,并且知道缺失在何处。你说,你们不干,有人能干!理论上应该是这样,但事实上从事残疾人工作的总体人群仍然很少,愿意做这行的、有才能的人也很少,所以努力着的大部分还是我们这些“滥竽充数”的人。这是我们国家的国情,也是大众的职业选择取向--如果方老师、田老师不是因为自己的孩子有困难,可能也不会锻炼成为机构管理的佼佼者吧?

我原来在广州市教育局工作,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做不出新成绩,申请调动到了市残联。可新接手的市教育局干部,干了两年还是不着边际。每次遇到旧同事,大家都要感慨:有更多的人从事残疾人工作、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就好了。

不知道你是否能干,如果你能干,我很愿意把位置让给你,这不是说笑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8-2 10: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好心: 我查看了你的贴子,几乎...

好心:
    我查看了你的贴子,几乎都在为一家机构做推荐,你急了点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11: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re:本来这个主贴是如何做好星儿妈,所以好多偏...

本来这个主贴是如何做好星儿妈,所以好多偏题的话我本来打算在私下里回复.但是既然大家都在谈机构,我也说一些我遇到的问题.
机构和家长沟通不好,家长的问题我说过了.机构的教师由于水平经验和职业热心的不同.也会有各种问题.以前我呆过的一个机构,曾经就转班的问题和教师沟通(是他们要求我们转班).那个主任教师在一开始的五分钟里眼睛一直盯着电脑没有看过我一眼,让我窘得说不下去,然后她目光锐利地转向我,面无表情地说这事已经定了,没商量.都像你这样我们工作不工作了?然后就不理我了.我气得说不出话来,还得管着正在一边乱跳乱跑的孩子,心里那个委屈啊.哭都没地方哭去.
然后我们转班了.但是孩子适应得很好.使我觉得教师当初的安排也不无道理.如果她能花上两分钟跟我解释一下,我得少流多少眼泪啊?
还是这位教师,在我给孩子上的第一个训节课上对我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那节课我和孩子做得很开心,项目完成的很顺利,我高兴极了,家长们也都鼓掌.可是她提出一点:你的鼓励强化与提出要求语调太接近,让孩子分不清楚.
这是只有专业人士才会留意的地方,也是我们到机构来的原因.
在整个培训中,她一直对我有所批评,她身上那种道德的和专业的优越感令我倍感压抑.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是一个专业水平很高的教师.她对孩子比对家长有耐心多了.
我想如果我当初因为她的态度而发难或者退学的话,我就会失去让孩子和自己进步的机会.
我要说这些旧事,是想说我们没法追求十全十美的机构和教师,但是我们可以要求自己.由要求自己去影响别人.
仰望山林这一点上我们一开始就是有分岐,你是主张斗争的.如果我是个男人也许我也会做这个选择.但是我是个母亲,我不想采取任何激烈的可能伤到我孩子的方式.其他的我不作辨解了.让我们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为我们的孩子争取更好的出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11: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还有啊,像多事这样的官方工作人员本来可以...

还有啊,像多事这样的官方工作人员本来可以只做上级交代给他的事不管其余,他对这方面的关注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如果能把更多的人拉进来关心帮助孩子不是很好吗?我觉得你的态度有点太苛求了.他不代表冷漠的官方,也不该为政府的不作为背黑锅,.他只是他自己,一个想要关心了解\提供帮助的人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2 11: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re:我只是说出我做为一个家长的感受, 我的孩...

我只是说出我做为一个家长的感受, 我的孩子目前是在这个学校所以我看到了这个学校的优点,我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我去一个月消费很高的地方,从去年开始训练我也去过别的机构看过,我听说有比较不错的机构,小规模,由有十几年经验的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带领的,教师也很有耐心。还有北京也有全寄宿制的一家机构,利用视听动结合原理,但我的孩子没去过所以我不能给这些机构随便乱评价!!!!!!!天使国际,这些都是,如果我有很多的钱我一定让孩子把这些机构都转转,看看到底哪里最适合他!若再有钱送到国外去!!!但也许上天就是这样安排。讨论哪里好不好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说哪里更适合自己的孩子。你们这些机构如果能象国外那样有政府扶持,我们家长只是起辅助就好了。我已接受现状,现在我就只能脚踏实地为孩子做训练。
方老师:您别误会,我对您一直是很崇敬的,我之所以说出对你们的建议是希望能办的越来越好!!您也是一个这样的一个孩子的母亲,请您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去体谅我们,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以琳自闭症论坛

GMT+8, 2018-1-20 03: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