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琳自闭症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请写明注册原因,12小时内通过审核)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翰蓉

和儿子韬韬一起成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5: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臭臭

    昨天接儿子,路上他告诉我一件好笑的事情,说是有个一年级的小男生拉屎在男厕的洗手台上,我问为什么没人教他到蹲坑去,他说当时厕所没人,没有人看见,我又问没人看见咋知道是一年级的,韬答是老师推断的,没人看见是谁,厕所也没有监控,只有一年级的才会这样做。晚上他又想起这事,又跟他爸说了一遍,还绘声绘色地模仿教科学的杨老师说:“今天的星星火炬广播延长2分钟。今天有个小男生在男厕所的洗手台上拉臭臭.....”。韬觉得好笑的除了事情本身,还有“拉臭臭”这个词。我们家都是一本正经的人,各种卡哇伊、萌萌哒的词都不会在话语中出现,拉屎就是拉屎或屙屎,老师说“拉臭臭”把韬萌翻了。
    韬现在可以轻松地笑别人,其实拉臭臭也是困扰他上学的一个问题,直到去年11月份才解决。韬一直不会蹲,外出上蹲坑厕所都是拽着大人裤腿儿,否则就会翻倒,曾经想训练,但他很抵触。因为养成晚上排便的习惯,白天在校也能应付,偶尔提前他也能憋到下午放学回家,这两年他也没拉过肚子。去年11月的一天,他很高兴地说他会蹲坑了,当天就是在学校拉屎后才回家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16 14: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翰蓉 于 2015-4-16 14:46 编辑

作弊

  上周四中午,接到班主任电话,说韬在考试时看书,老师重扣了分。老师说试题他都会做的,但他就是翻看书本了。
晚上我问韬:“今天表现咋样?”
答:“各项表现都好得了6个勾,就是考试看书一项就被老师给了个哭脸,我也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今天要这样(总评分为哭脸、有进步、表扬,综合看哪项勾多就评为那级”。)
问:”为什么考试看书?“
答:”因为我做完了,没事干就翻书看“
问:”做完检查没有“
答:”检查了一遍了。“
看来是不明白考试结束的标识是交卷,他认为自己做完就结束了。跟他说下课铃没响也没交卷都算考试时间,这期间不能看书、讲话、东张西望。
他问:”这是谁规定的?我又不是看考试内容。“
本来想说上述行为都有作弊嫌疑,但对于不会站在对方角度思考的自闭症来说,”嫌疑“一词太高深,还是先讲个”瓜田李下“的故事吧。
问:”在西瓜地里摘西瓜要不要弯腰?“
答:”要“
问:”提鞋要不要弯腰?“
答:”要“
问:”在西瓜地里弯腰提鞋像不像在摘西瓜?“
答:”像“
问:”在别人的西瓜地里弯腰提鞋的动作像不像在偷西瓜?“
韬笑着答:”像“
下面的”李下“他自己就能解读了。再返回考试看书、讲话、东张西望像在干啥他就明白为什么要这样规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2 10: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众

      今早轮到我到校带孩子们早锻炼,刚到教室看见很多孩子叽叽喳喳在说话,大意是今天不用练球了,因为昨晚下雨地上有积水,只要去跑步就行了。人太多,七嘴八舌,韬有些茫然,愣了一会儿,看见很多人都往操场跑,他也跟去。别的孩子通过片言只语凭直觉、经验等立马就能悟出发生了什么情况,该作何行动。韬直觉、悟性这些都欠缺,信息在大脑里处理了半天,估计还是没有捋清爽,幸好他会跟随他人,跟着大家跑完步他应该能捋出个头绪了。在他还没有“顿悟”能力之前,从众是最好的办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 00: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翰蓉 于 2015-5-4 10:28 编辑

领导的关心
      从去年底单位开始指纹打卡,我成了迟到大王,每月因迟到扣款七百多,占奖金的一大半,领导看到我的考勤及扣款,起初怀疑是挑衅,后来担心我生活困难,派各路人马找我谈话。本周主管我的副头说逢周三我到校带学生早锻炼就不考核了,但从下学期开始不要再迟到了。我说可能我做不到,孩子特殊,我可能还要继续这样送下去。领导不解,只好告诉他我儿子是自闭症。领导跟我大谈三毛的故事,因为她数学不好,遭到羞辱后自我封闭Balabala,几经周折走出自闭,成了作家。我一再提醒自闭症不是性格问题,人根本不听,继续讲,感叹父母老师合伙把人逼成自闭,最后要我树立信心。
      三年前我跟正头支支吾吾说孩子的情况,不愧是教授,见多识广,刚讲几句,就直接问是不是自闭症,我还想自闭症知晓率这么高了?她说她有个朋友孩子就是自闭症,从此看我没以前那么不顺眼了。韬智商测试是83分,医院说高于70分就不能开证明,软磨硬泡几次都不行,学校又非得要我们办随班就读,最后还是正头动用私人关系帮办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9 17: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计算VS算计
为迎接儿童节,学校组织了“红领巾交易活动”,让孩子们把家里的旧玩具呀、零食呀、书呀拿到学校交易,规定每人最多带10元钱。韬挑了3个玩具模型带去,分别标价10元、8元、2元,10元和8元的是原价两百多的思酷模型车,我想可能无法出售,因为对于最多只有10元钱的孩子来说10元8元太贵了。中午回家问交易情况,韬说他的刚拿到校就交易出去了,我有些吃惊,问卖了多少钱,韬说没卖到钱,标10元的车被ZHANGQI用一个棒棒糖换走了,另外两辆被LINZHENG用两袋土豆片换走了。我的傻儿子诶,你被算计了!交易要等价的道理都不懂!另外交易要等到书法比赛结束才开始,你到校就被换走一定是这俩人精同学盯上你了。平时做计算题啪啪的,一实际应用就露陷,光会计算没用,会算计才是至高境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 16: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荞麦汉堡
      昨天下班回到家,见韬欢天喜地,问有何好事,答:“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学校的午餐是德克士送来的,我还以为今天没午饭吃,结果竟然是美食!”。问吃了些什么,答一人一袋薯条、一个汉堡、一杯可乐、一包炸鸡腿。想了一下,又说:“我的汉堡有点苦味,是荞麦做的,只有我的是荞麦的哦”。
      我和他爸笑笑,没有揭穿。韬因为口唇炎两年多,看了几个医生,洗的、擦的、敷的、吃的药用了不少,一直都不见好,有同学给他起了“大嘴先生”的绰号。有医生怀疑是过敏,做了过敏原测试,结果小麦、蔗糖、香烟过敏,食物中含小麦和蔗糖外的好像没有多少可吃了,一下子极不适应。好在谱系孩子的特点就是刻板,严格遵守规定,执行了差不多有2个月了。上周六带他出去玩,同去的小朋友发给他一个法式小面包,他都拒绝了,说自己不能吃麦面食品。昨天实在太饿吃了汉堡,为了过心理这关,自欺欺人说自己吃的是荞麦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1 17: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识相
        饭桌上,只剩我和韬还在吃,奶奶、爸爸吃得快,已经离开去了外面的小花园。我跟韬说:“你看见外面晒的好多袜子没?你奶奶帮你爸洗的,你爸都四十多的人了,还让你奶奶洗袜子,太懒了”,韬说:“还有,他明明知道我对香烟过敏,但是他还抽烟。我爸的臭毛病还是多的~~“,话音未落就见他爸正在推开花园的玻璃隔断门,进来了。我预料的情况是韬像往常一样冲到爸爸面前大声说你以后不要再让奶奶帮你洗袜子了,不要再抽烟了,因为什么什么~~。结果韬见他爸进来,立马不说话低下头大口地吃饭,像什么也没发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9 13: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性别意识
     这几天,韬换衣服时总是让我离开,换好了再叫我进去。我问为什么,答因为性别不同。我逗他说我剪短头发就变成man了,他说你发音不对,不是“闷”,是“慢”,你能生宝宝怎么可能是男人。我又逗他女人可以生宝宝,男人没什么用的,他答有用的,交配呀。我倒,一定是科教纪录频道的《动物世界》之类看多了。
      韬已经8岁多了,按坛里老家长的经验可以教些性别知识了。但韬爸是古板的人,裙子上了膝盖就是短了,因为羞于和儿子一起更衣洗澡而不带去游泳,儿子看科教片若有动物繁殖的内容就叫儿子“做作业去”,指望不上的。我说你现在不让看,到他长大了好奇怎么办,他就不管了。
     时间好快,感觉前几天还在说他像个幼儿园的小孩,这几天就得赶紧上网找性别教育书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13: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虐心的科普达人
    暑假,韬翻出小时候的婴儿车,说要改装,等我发现的时候,车的篷布已是一堆碎片。我说:“好生生的车被你剪成这样!你留着以后用用”,韬答:“你老了,不能再生育了,婴儿车以后用不着了”
   新学年开始了,操舞又换成了新的白族操舞。韬的协调性差又不想多练习。
我问:“班里哪个女生练得好呀”
韬答:“是ZYJN和ZCY”,这俩小美女国际国内的舞蹈大赛参加了不少,没法比。
我又问:“哪男生呢?是不是ZC?”
韬说:“不是,是CPY”。
我找到机会了,得刺激刺激他,让他知耻而后勇。我说:“CPY,CTY,中间一个读音不一样,他怎么能做得好呢?你要多练哦”。
韬答:“还不是怪你和我爸的烂基因,遗传的让我运动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8 17: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冲突不断
连续3周都接到老师的告状,全都是和同学的冲突、欺凌有关。刚教完一样又出一样,状况百出,真恨怎么那脑袋一点都不开窍,好心恶意都分不出来,学知识就像电脑录入后就放那里。今天一大早就收到班主任的信息,真是要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6 11: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羡富
晚饭桌上
韬:今天班上有两个同学用凌美钢笔,文YJ和张Q。
因为见过英雄笔也有凌美款的,我:不一定是凌美,也许是其他笔。
韬:我看了标识了,就是。
我:用贵的笔不一定能写好字,你用英雄笔不也写出好字了。
韬:是呀,陈PY用几千上万的凌美笔写的字还没我的好。
我:没那么贵,就是一两百块。
韬:周老师说的,陈PY用的就是几千块上万的。
我明白了。陈PY家经常在班里高调炫富,说自己用的是高档货,甚至在班级微信群晒价签,上学期,她妈说陈PY的价值昂贵的限量版凌美笔被偷了,在班级微信群里骂“穷鬼,活不起就去死!”这位极品妈不依不饶连骂两天,班主任出面干预,并将事情告诉了全班孩子。
我:凌美笔真的没那么贵,你们班家家都买得起,但没必要买那么贵的东西。
韬:陈PY真的太炫富了(这词哪学来的?),老师一天只让带5块钱,他有一天就买了22支孔雀笔,每支5块。他违反学校规定,被老师重扣50分。
我:.......
韬:妈,陈PY家是不是太有钱了,他家住的是别墅,开的车是保时捷,他天天穿的都是阿迪达斯。
我:你咋什么都知道?
韬:女生们聊天我在旁边偷听来的。
我:有钱确实挺好的。
韬:我长大也要挣很多钱,买别墅。

我笑眯眯地听着,我的儿子也会关注这些了,还羡慕富人。他爸恶狠狠瞪我一眼,起身,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5 15: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夫与蛇
很久不来,主要是该接受的接受了,该放下的放下了,孩子的发展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恶化,一切都在意想的范围内。
今天来是因为找之前“小偷”那个帖子,最近和“小偷”WYJ家干上了。
上学期,韬和文yj同桌,开始韬告诉我说他讨厌文yj,我问要不要妈妈跟老师说说调开,他有点无奈地说:“还是听老师的安排吧”。我想也是一个挑战,韬愿意接受就先观察一段时间。之后偶尔听到他回来说文yj欺负他,我想一学期很快就会结束,结果学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他说不敢去考试,因为文YJ威胁他,如果不带凌美笔去就揍韬。打电话跟文YJ妈妈沟通,结果人家觉得自己孩子好得很,反骂我污蔑她女儿。9月2号,去学校找老师来证明她孩子无辜,我实在不想牵扯上老师,几乎不发言,任他两口子当着一群家长说我。过后有几个家长打电话来声援,有一个是通过微信问了号码打来的,都说我为什么不把她家女儿多次偷东西的事情当着大伙的面抖出来。 我真是个愚蠢而懦弱的农夫,当初还同情她家,还好心跟她说什么物权意识。毒蛇是不会感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16: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阿斯伯格uou
      最近单位的一位高工和刚来不久的小年轻打架了,一架不过瘾,第二天又打了一架。高工像个惊恐的小孩到处诉说告领导,小年轻无事人一样很稳,直到领导找他谈话才有条理地说了前因后果。打架的原因听来都好笑,仅仅因为小年轻接班晚来了十几分钟导致高工无法交班,高工就无法忍受,从对骂迅速升级到动武。   
      高工今年50岁,至今未婚,几十年如一日上班都是踩着点进单位,偏差不过5分钟,虽然单位搬迁,城市交通日益拥堵,他依然如故。我怀疑他总是先到单位附近,等到时间点到了才进单位打卡。几十年来和别人没有任何经济上的瓜葛,单位有时会有人带特产、零食来吃,他从不吃别人的,当然别人也吃不着他的。单位的老同事都知他说话不着调,高一句低一句,都不跟他计较,私下里都说要跟他计较他就要天天挨揍。
      高工的父母我见过,很慈祥的两位老人,我猜测他们是知道高工是阿斯伯格的。有次高工因车祸受伤,我和单位同事去他家看望,他的父母不停的感谢同事对高工的宽容、包容,新来的工会主席还听得莫名奇妙。高工家的条件很好,用他的话说全家都是大学生,父母是研究院的老大学生,哥哥在省设计院,嫂子也是大学生,他本人也是哈工大毕业,人长的也不错,暗恋的说媒的很多,他都一一回绝。他的父母压根就不提他的婚事,工会主席问起也是支唔说不管他的事。98年房改,他分到了人人羡慕的100多平的大房子,2007年他又集资了一套140平的房子,至今两套房子都锁着,既不住也不租,他仍和年迈父母挤在老旧的小两居里。曾有人建议他和父母一起搬到他有电梯的大房里住,可免去老人爬楼之苦,也可住的宽敞些,他回句“莫管!”在同事眼里,高工就是个冷血、怪异的神经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6 17: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翰蓉 发表于 2017-1-17 16:37
老阿斯伯格uou
      最近单位的一位高工和刚来不久的小年轻打架了,一架不过瘾,第二天又打了一架。高工像 ...

刚刚瞧见高工写的打架事件经过,全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我的感受,我对对方的评价,我怎么想的,几百字里反复写“我想你既然要动手打人我也不会让你欺负,这个道理是讲得通的”。
高工写到,“1月6日18:23左右,该当事人在接我白班时又晚到二十几分钟,我当时就比较恼火。言语交流过程,该当事人待理不理,根本就是一副‘你管不着老子’的态度,看到根本无法沟通,我就用手在该当事人胸脯部位推了两三次,想以此逼迫该当事人讲话,把个人的想法讲出来”这是成人世界的沟通方式吗?他用手推人家胸脯两三次已经算是严重挑衅甚至算是人身攻击了。人家反击了,他就认为是人家先动手打人,他先推人不算动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12: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自己上学

     前天晚上,韬又开始闹别扭,10点了还在看电视,几番催促训斥才很不情愿地进了自己房间,顺手上了锁。过了十几分钟,门缝里的灯光还亮着,我敲了敲门,让快点睡,他答“马上!”。又过了一会儿,灯依旧亮着,我想他肯定在看书,他进去时带了本DK的百科全书进去。这书他一看基本都是一两个小时,只有熬不住瞌睡才会睡。
昨天早上,韬瞌睡起床磨蹭,爸怒火中烧,骂了韬一顿,早餐也不吃,就去开车。爸爸晚上也没睡好,他通常会在韬睡后去看一下才睡,要不然不会知道韬快12点才睡的。我让韬自己去上学,或者让奶奶送,他同意了。
      晚上我让韬叫爸爸来吃饭,他答“我才懒得理皮他!早上骂我,才7点15就讲晚了”。我说你上学是不晚,8点前到校就可以。爸爸妈妈也是8点上班,送完你还要赶路,等到单位就迟到了,你也见妈妈单位的指纹打卡机了,妈妈迟到要挨扣钱的。他没再说什么,我就问早上是咋上学的,他说是自己一个人去的,那时奶奶还没起床,自己也敢一人去的。问咋过的马路,他答跟着其他人过就行了(家到学校的两个路口都没有红绿灯)。
      关于过马路,我们已训练过多次,他会过的。但以后还是会尽量接送。就在昨天下班的路上,我就差点被撞。绿灯亮了,我像平时一样走斑马线穿过路口,当走到中间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从我面前呼啸而过,冲出好远才看见车停了一下,又开走了,路边的交警也看着车一脸茫然。估计司机开到兴头上,前方一片空旷(当时斑马线上就我一个行人),就加足马力冲,根本没看红绿灯和路上行人,过了路口才意识到闯红灯了,踩了一下刹车,想着是既成事实又开走了。 我吓出一身冷汗,再往前多迈一步,就被车带倒,多迈两步就会直接撞飞。死神就这样擦肩而过。所以过马路时无论你多遵守规则,都要集中注意力,注意观察是否有脑短路智障驾车冲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1 17: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翰蓉 于 2017-5-11 17:33 编辑

我似乎找到韬自闭的原因

最近家里似乎不太平。前几天老公的舅舅因患癌症去世,老公和婆婆回老家奔丧,回来后老公展示手臂上的抓痕给我看,说是他表妹8岁的儿子抓的,也是自闭症。我一下就爆发了……“韬的自闭症就是你家的基因引起的,我真是倒八辈子血霉啊!!!!”以前我就怀疑老公的哥哥是自闭症,他不会跟人打交道,听说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农村很多),他跟老婆关系也处不好,早几年他老婆就回了娘家,一直在闹离婚。他说话腔调很怪,没什么抑扬顿挫变化,韬韬小时候的腔调和他一模一样,老公辩解说因他俩都受到他妈的影响,他妈就是这样说话的。我说:“这就对了,你妈有自闭症,传给了你哥和你,你只是没你哥明显。难怪你妈说话做事尽让人涨肚子。另外你哥说话受妈影响,那我自己的儿子凭啥没有受我的影响正常讲话?就是你家烂基因太强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5 18: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翰蓉 于 2017-9-25 18:55 编辑

我就是特殊
       星期六,按照和韬的约定带他去取月饼冰淇淋,才出门他问我除代金券外有没有带钱,我知道他的焦虑症又犯了,故意想治治他,就说你问这干啥,跟着你老娘就不用操心了。他不依不饶,我答“我带手机了”,他说万一买的东西是路边摊,人家只收钱。我说现在卖水果蔬菜的都在手机上收钱了,他说万一人家没装微信呢,我说现在微信使用很普遍,你上学妈妈不装微信根本就无法了解你和学校的情况。他说万一卖东西的人是像我奶奶那样的老人呢,我答你在哪见过像你奶奶那样老的人还出来摆路边摊,他说“哦,好嘛,你到底咯带钱了?”我不耐烦地喊:“你直说嘛,你想买哪样?”他有些怯懦地答:“样都不买,我就是问问”。
       到了取货点,人家说免费提供干冰,可以保温1个小时,我们决定先逛超市,等要走了再取。出门后他看见麦当劳的冷饮,说想吃个冰淇淋提提神,看了一下,选了绿茶圣代,因第二个半价,干脆我也来一个,付钱的时候他惊喜地说“你带钱了!”。从家里出来到现在一个多小时他都在我带钱了没有的焦虑中,真是又可气又可怜。
      吃了一半他说太甜吃不下了,我说吃不了就扔了吧,下次买量小的甜筒就够了。他把剩下的扔进垃圾桶,转回来后伸手来接我的,我以为他扔掉后又想吃了,就递给他,他说:“妈,你吃不掉也扔了吧!”,我赶紧制止,告诉他不要自作主张替别人做决定,我是抱怨过太甜量太多,但妈妈是大人,怕浪费,咬牙也能吃完的。
      逛完超市,取了月饼冰淇淋出来,一辆公交车刚好离开,韬抱怨道:“妈,要不是你坐着休息那个长时间,我们就赶上那趟车了”,我说:“急什么,坐下一趟不就行了”,韬说:“人家说干冰只能保温1小时!”,我问:“是不是一小时零1分钟后就化掉!?他们说的1小时只是大概时间,说不定2、3小时都可以的。”
      活该我们倒霉,当我们乘坐的车接近家附近时竟下起了瓢泼大雨,下车肯定立马变落汤鸡。看看天上只有我们头上是乌云,其他地方都是晴或多云,我跟韬说这么大雨,肯定不能下车,要不我们多坐几站,等到了雨小或者不下雨的地方再下车,坐相同路线返回,那时家附近雨也停了,我们就可以避免淋雨,你看我们前后都没有乌云。我心理有个小小的期待,期待韬说good idea。韬一言不发。等超过三站之后,韬站了起来,带着哭腔说:“我们越来越远了,赶紧下车”。
      这一站雨已经很小,在站台上等了几分钟就停了,我想到对面去坐车返回,韬很坚决地说:“走路回去!”我说坐车可以缩短时间,他快哭了:“你怎么不理解我啊!?在学校老师同学们都让着我,全校的老师都说我特殊,都不管我,你怎么老跟我反着啊!?”我愣在风中,不知是悲哀还是感激。特殊对待…好扎心,然而这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正是特殊对待才能在学校混到现在。
    暴雨过后空气透明清新,金灿灿的斜阳照着雨后车水马龙的城市,到处都反射着耀眼的光。然而我的内心是悲凉的。老天爷真会开玩笑,不早不晚就让我赶上了这场暴雨,就像我无数的人生路口,有无数错开自闭症的可能,但就是这么巧,碰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4: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兔死狐悲
刚刚,我以前提到的“老阿斯伯格”同事打来电话,他的母亲今早去世了,明天请假一天开追悼会,后天来上班,我告诉他有三天丧假,
2017年度他还有8天余假,不必急着来上班,他答:“哎呀,在家也没多大意思”。我问:“你不需要帮家里料理下事情?”。他答:“有亲戚帮着的”。
挂了电话,心里五味杂陈,眼眶里泪水在打转,这个阿斯伯格在妈妈离世这么特殊的情况下居然像普通事件一样请假一天去办理一下。
陪了他51年的妈妈他再也见不着了,从此他的生活要发生多大的改变,至少吃饭就是问题。他自理能力太差,到现在他都和他父母生活在一起。
这个善良的妈妈陪儿子到51岁,我希望我也能陪韬到他51岁,虽然我因为严重过敏打了激素,现在已出现了激素后遗症。
这个老阿斯伯格有个在省设计院工作亲哥哥可以帮忙,韬没有兄弟姊妹,但幸好我有个亲弟弟,也算是个“能帮忙的亲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8 16:3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其实你孩子的程度,跟很多重典低孩子比已经很好了
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孩子5岁,训练了3年,不能把勺子放进嘴里。更何况0语言0认知,每天睡2个小时,自残吼叫,家里就孩子妈妈一个人上班养一家子。夫妻也是名校硕士呢,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以琳自闭症论坛

GMT+8, 2018-4-23 21: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