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琳自闭症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请写明注册原因,12小时内通过审核)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44|回复: 0

早期干预:思考力决定选择和出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3 09: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早知到
文 | 曾松添(Tim)  
华盛顿大学学前教育早期干预专业博士生
欢迎转载,但请先征得作者(微信号Timzeng1231)同意,否则保留追究一切法律责任的权利。
大家好!我叫阿添,现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攻读学前教育早期干预的博士学位。明年就要毕业了,希望抓紧时间,将过去5年在美国有关特殊儿童早期干预的见闻和思考,通过这个“科学早期干预在美国”系列文章分享给大家,感兴趣的朋友请扫描文章末尾的二维码加关注。谢谢捧场!


送福利,华盛顿大学校园一景

这是我见过的最成功的科学早期干预案例之一,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Clare是我在西雅图认识的华人好友,她的大儿子Declean和小女儿Kaiya在2岁左右都被诊断为自闭症。幸运的是,经过科学及时的早期干预,目前大儿子7岁,已经跟常人一样,在普通小学上学(事实上如果Clare不告诉我,我真的很难想象Declean是自闭症儿童)。小女儿的社交能力和情绪管理能力也都有了明显进步。最初我跟她家认识,是因为她家的小女儿在我们华盛顿大学的融合幼儿园接受早期干预,而我是她的老师。两年前,Clare要考家庭医生执照,于是问我是否愿意周末帮忙带带两位小孩,我想有机会观察特殊儿童在家里的行为,恰好又都是广州人,就很乐意答应了。

在交流中,我最好奇的是,为什么Declean能够恢复得如此成功?Clare的分享,让我明白家长在早期干预中最重要的, 是要有自己的思考力。能在逆境时不自暴自弃,管理好消极情绪,用自己的思考力判断选择的好坏,努力寻求出路。

听Clare回忆, Declean2岁前身体和心智发育都很正常。但突然有一天,孩子先前学会的话语都丢失了,连爸爸妈妈也不会叫了,接下来的几周,儿子的神情变得呆滞游离,而且脾气开始变得烦躁不安,并喜欢绕着家里的大饭桌转圈。看到这样怪异的情形,Clare和丈夫开始急切地求医问道。医生诊断认为,孩子患了自闭症。

面对诊断书,Clare和丈夫都认为很有必要尽快开始干预,于是他们到处打听,凡是听说别人的孩子接受了某种方法然后好转了,或者是网上推荐某种方法,恨不得都给自己的孩子试一遍。而Declean的公公婆婆看着Clare在机构甚至外州四处扑腾,觉得难以理解。对医生的诊断书,他们更是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Declean不过是淘气一点,等大了就好了,去那些干预机构更是浪费钱。

面对孩子突如其来的变化和家人的不理解,Clare和丈夫顿时陷入了纠结和痛苦的选择中,要么听天由命,等孩子长大说不定就好了。或者继续尝试各种治疗方法,但感觉孩子的进步不大。“就像是在大海航行但完全迷失了方向感!”Clare这样跟我形容当时的情况。

无所适从之际,华盛顿大学的融合幼儿园的老师有一天给Clare打来了电话,说有一个新的空缺(先前已经排了三个月队),问Clare是否愿意让孩子过来就读。面对选择,和家人商量以后,她们决定试一试。

Clare跟我说,她觉得华大的融合幼儿园跟其他机构最大的不同,是让她感觉有了方向,不再像以往那样什么方法都试,去往Declean身上“套”。在对Declean提供个性化的干预的同时,十分注重对家长能力的提升,尤其是思考能力,老师通常不会直接给答案,而是引导她思考,以解决在家发生的具体问题。通过入园前对孩子的系统评估,根据孩子的需要,老师和Clare一起制定早期干预方案。华盛顿大学的早期干预师会定期家访,协助Clare和丈夫在家中对孩子进行行为矫正,并不断调整对孩子的育疗方法。根据评估,为了强化对孩子表达能力的锻炼,Clare还请了语言治疗师上门服务,并系统自学行为分析的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地,看着大儿子重新学会了叫爸爸妈妈,各种能力经过有针对性的训练后都恢复得很快,面对这些一天一个样的进步,Clare和老师都十分惊喜。




美国早期干预系统的家访专员,她们的核心职责是提升父母的教养思考力。

听了Clare的分享,我心想,有什么是真正值得国内家长借鉴学习的呢?国内在早期干预方面跟美国尽管还有很大差距,但不能因此而错过早期干预的黄金时间。另一方面,面对各种科学的非科学的治疗方法,家长的思考能力就显得尤其重要。“别人眼中的蜂蜜,可能对您却是毒药。”

在美国,老师或家访督导员的核心职责是帮助家长提升思考力。所谓早期干预的思考力,就是帮助家长:
a.客观判断孩子的目前能力;
b.根据孩子的个性化需求,从潜在的循证实践中甄别合适的方法;
c.挖掘潜在资源,制定干预计划;
b.落实执行;
e.基于数据的定期回顾调整。


心理学告诉我们,人处于逆境时,思想往往容易走向极端:要么不肯承认事实,采取回避态度,存在侥幸心理;要么病急乱投医,不对症下药,在各种治疗机构之间疲于奔命。和这两种思维模式不一样,美国的科学早期干预是一种以事实为依据的思维方式(所谓的“循证”)。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不仅能消解您的一部分负面情绪,更能让您站在一个更高的纬度,看到以前无法发现的选择,并直接影响最终的出路。

当您遇到逆境时,你的正面决定和积极行动,将极大地帮助你克服消极情绪,发现新的出路和机会,并影响着您孩子最终早期干预的结果。

作为特殊儿童的家长,您很希望学习美国早期干预的具体方法技巧。我相信您刻苦地记录了一大堆笔记,书也是似懂非懂地翻了又翻,但总感觉不得要领。为什么?因为您在用中国应试教育的那种填鸭式方法,去学习美国的早期干预。借用郭延庆大夫的话说,家长一定要学会动脑思考。用科学的认知方法提升自己的大脑“操作系统”。早期干预的思想根植于美国的教育理念:提升人的思维能力,在优秀的美国课堂,培养学生的思考能力是最最重要的。

Clare的案例,证明了家长的决定和行动在早期干预中是至关重要。具体过程细节,我会在以后的科学干预系列文章中再详细介绍(请扫描文章结尾早知到二维码加关注)。下一篇文章我将介绍早期干预的重要一环——科学评估。全面客观判断孩子的目前能力,这是科学早期干预的基础。我认为是最有价值的,可也是某些机构和家长最容易忽略的。

但在深入了解科学早期干预之前,如果您发现自己仍处于悲观绝望的初状态,很能理解,但请希望您能尽快从这个泥潭中抽身出来。请您一定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照顾好自己,我自己深信一句话:“爱别人首先懂得爱自己。”您或整个家都不能倒了,孩子才会有希望。

夫妻或亲人间有问题请多沟通,不要互相指责或埋怨,积极稳固的夫妻关系是促进孩子进步的核心要素之一。

当家人不理解时,不要因为面子问题而讳疾忌医,错过对孩子进行早期干预的黄金时期。当孩子的能力不尽人意,或者有些“小毛病”时,也不要见风就是雨。例如有些能力同龄普通孩子都不能达到,或者某些能力达不到是因为前备能力不足,这在后面科学评估的介绍中会详细论述。

声明一下,有不少父母曾经向我咨询美国或澳洲的特殊教育,希望将孩子带出国。尽管美国的早期干预政策和资源相对完备,但出国并不适合大多数家庭的实际情况。这样的决策需要经过合理的评估综合考量各方面的因素,具体情况我会在以后的文章再介绍。

您的关注和分享是我们写作的最大动力。谢谢捧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请写明注册原因,12小时内通过审核)

x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以琳自闭症论坛

GMT+8, 2018-1-20 13: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